<thead id="fr9nd"></thead>
<cite id="fr9nd"></cite>
<listing id="fr9nd"><del id="fr9nd"></del></listing>
<ins id="fr9nd"><dl id="fr9nd"></dl></ins><listing id="fr9nd"></listing>
<menuitem id="fr9nd"><del id="fr9nd"><address id="fr9nd"></address></del></menuitem><menuitem id="fr9nd"><dl id="fr9nd"><address id="fr9nd"></address></dl></menuitem>
<ins id="fr9nd"></ins>
<menuitem id="fr9nd"></menuitem>
<thead id="fr9nd"></thead>
<listing id="fr9nd"><del id="fr9nd"></del></listing><thead id="fr9nd"></thead>
<menuitem id="fr9nd"><del id="fr9nd"><address id="fr9nd"></address></del></menuitem>
<var id="fr9nd"></var><cite id="fr9nd"></cite>
<cite id="fr9nd"><dl id="fr9nd"><th id="fr9nd"></th></dl></cite>
寶山文苑
當前位置: 首頁  寶山文化  寶山文苑  正文
礦山上的詩人靈魂——記大寶山礦青年詩人程茸榮
時間:2018-03-27    來源:韶關日報記者 馮春華 照片由程茸榮提供

          ▲行走在礦區的程茸榮。

▲程茸榮(后排左一)參加在新加坡舉行的“第九屆東南亞詩人筆會”。

高中選科時,他在父親的要求下選擇了理科。雖然數理化是他的薄弱科目,但他也跌跌撞撞地擠進了大學的校門,然后陰差陽錯地選擇了采礦專業,從此與礦山結下了不解之緣。

也是在這個被稱為“大寶山礦”的地方,他走上了文學創作的道路,并且成為在韶關嶄露頭角的青年詩人。

2017年,對于一直生活、工作在大寶山礦的程茸榮來說,文學創作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功——

作為韶關市代表之一參加了在新加坡舉行的“第九屆東南亞詩人筆會”,不僅在知識上有所斬獲,眼界上得到拓寬,收獲到了各國的友情,還把韶關源遠流長的詩歌文化和旅游景點更詳細地向海外華人文友作了推介。

在共青團廣東省委指導舉辦的廣東省“十九大追夢·南粵匠人風采”征文活動中,他的作品《礦山是一首詩》從全省各縣市1700多份稿件中脫穎而出,榮獲了三等獎,同時還收錄進了《追夢·南粵匠人風采》一書,該書出版不久便得到了省市各級領導的稱贊,領導們還在書上簽了名鼓勵工人作者在勞動之余多進行文學創作。

……

留守兒童的成長之路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程茸榮出生在江西偏遠山區的一個貧困家庭,在他還不能完全體會分別是什么滋味的年紀,父母就為了生活外出務工,他成為了留守兒童。慶幸的是,奶奶是一個特別有愛的人,奶奶對善良的認知和她身上顯露出來的那種高尚的品格成為小程成長的動力。

家庭的貧瘠促成了小程對文化的渴求。他記得:大姑在縣城收破爛,每天拉著破舊的平板車滿大街吆喝,靠她那雙勤勞而臟兮兮的手培養出一個博士兒子,打小時候起,表哥就是他學習的榜樣。

在小程八九歲的時候,一個巧合的機會,小程在大姑收回來的廢紙堆里玩耍,看到了幾本小人書,其中有一本叫《葫蘆七兄弟》,他拿回去看。沒有想到,就是這些小人書,開啟了他對閱讀的濃厚興趣。后來每年放假的時候,他都會去大姑收回來的廢紙堆里“淘寶”。隨著閱讀量的逐漸增大,小程對文字的把控能力漸漸熟練起來,每次寫的作文都成了課堂上老師的必讀范文。

當一個人得到他人認可的時候,就會變得自信,這種自信能激發一個人進步。后來,在大姑的廢紙堆里淘回來的書漸漸不能滿足小程的閱讀需求,他就開始自己買書看。奶奶一直都疼愛他,只要聽說他要買書,哪怕家里再窮,也會盡全力地滿足小程。

從開始的小人書、童話、故事書到四大名著,因為書的陪伴,程茸榮的童年雖然過得貧瘠卻也充滿著快樂。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對文字有了自己的一些領悟,也開始慢慢創作文學作品并發表在???。

將詩的種子播在礦山上

在大學期間,小程依然喜歡閱讀,喜歡安靜地呆在圖書館。逛書店碰到自己喜歡的書,他寧可少吃一頓飯也要把它買下來。那時候,他寫的一些東西還算不上文學,只是記錄下那個年齡段對青春的迷茫和感悟,然后四處投稿。當第一次拿到100元的稿費時,他開心極了,為了慶祝,他請幾個兄弟朋友們吃火鍋花了200多元。

大學畢業后,程茸榮來到礦山工作。剛參加工作不久,企業開展安全征文活動,他寫了一篇記敘性的小散文,獲得了二等獎。后來,企業的每一次征文活動,他只要參與就獲獎,企業的刊物上也陸續發表了他寫的一些散文。這時,他遇見了帶他真正踏上文學創作之路的“伯樂”——當時還在礦黨群工作部的羅明生副部長。羅明生在刊物上看到了小程寫的散文,一次次地鼓勵他多寫,并同時對小程的文章提出建議。特別是小程的文字情感細膩,很有自己的特色和魅力,這種細膩的情感是奶奶從小對小程的愛滲透進來的。羅明生還把小程從礦山帶到了五月詩社。

從走進詩社的那天起,小程的視野不斷開闊,他知道要跳出自己的局限性,不能只專注于寫散文不寫詩。于是,他開始有規劃性地讀詩,從國內的海子、顧城、舒婷、于堅等讀到國外的歌德、里克爾、泰戈爾、荷爾德林……

由于有一定的文字功底,加上詩社老師的指導,小程從對詩藝的一竅不通慢慢有了進步,并抓住了自己的創作方向,一些詩也受到了詩社前輩們的贊揚。

海德格爾說過,人應該詩意地棲息。隨著閱讀的深入和詩歌創作帶給小程的快樂,他愛上了詩,愛上了這種詩意的生活。

程茸榮的詩歌作品以抒情為主。比如,在得知曾經愛過的女子遠嫁北方時,他悲傷地寫道:有一些遠方/比遠方更遠/比如,你現居住的北方/你還愛著南方吧/愛著,這個偏執多雨的江南/愛著,它的細膩/也愛著,它植物的繁茂/就像我愛著你/愛著,你短發時的俏皮/愛著,你長發飄飄的淑婉/也愛著,你像北方一樣的遼闊和冷峻……給妻子寫詩時,他也可以這樣性感地寫道:比如此刻,你站在那里/遂讓我想起春天/你臉上的紅暈/怯生生的愛、粘人的嘴唇、動情的眼睛……

從礦山走向世界

工作生活在礦山的程茸榮在努力工作之余,他熱愛礦山,并用手中的筆寫出心中的礦山。如果說,以前的他只是一個生活的記錄者的話,那么,現在的他已經慢慢成長為一個生活的思考者。

他在《礦山是一首詩》中歌頌礦山,寫出礦山的歷史與現實,在發展中弘揚環保,提倡勞動創造美。他寫道:唐宋時期興旺的“岑水銅場”/時代變遷,物換星移/而礦山人依然熱愛勞動與文化/北宋的一縷微風吹來/仿若看見當年東坡在此地豪情揮筆/礦山是一首傳頌了千年的詩。

盡管小程開始走向社會參加各類文化活動,但更多時候,他只是一名在礦山默默無聞的勞作者,業余喜歡看看書、喝喝茶、寫寫生活。文學可以讓生活變得自然和簡單。隨著寫作的深入,他的作品陸續在國內外各報刊發表,亦有作品收入在各類文本中。他的名字先后出現在《韶關日報》、菲律賓《世界日報》、泰國《中華日報》、《紅土詩刊》等。

近期,程茸榮延續了他的獲獎勢頭:獲韶關市團委和韶關市青年文學會舉辦的“善美韶城·微故事”征文一等獎、“十九大·三行情書”三等獎;獲韶關市宣傳部和網易韶關舉辦的“善美韶城·詩誦韶關”三等獎、韶關市青年文學會和韶關市青年產業工人作家協會舉辦的“十九大·新時代,新征程,新使命,新青年”征文二等獎;獲曲江圖書館舉辦的“善美之城,詩書飄香”征文二等獎、五月詩社舉辦的“重陽節”網絡詩賽二等獎,該作品還被選入韶關交通旅游廣播電臺的“悅讀時間·重陽特輯”……

小程說:有時候讀詩寫詩,會開心,會流淚,會感動……詩可以給人帶來多變的情緒,而情緒更像是潛伏在詩里的無限可能,是語言的力量創造了這種無限可能。有朋友對小程說:“有時候讀你寫的一些詩,我有點想哭?!翱吹阶约簞撟鞒鰜淼臇|西有生命,這讓小程更增添了自己創作的使命感。他堅信,詩是一種對生活的感悟和思考,是一種思想在語言下的呈現,是人類思維活動的拓撲,而詩意的靈魂更像是自由的舞者。

詩是充滿道德而不服務于任何目的的無限言說。程茸榮是一個自由的靈魂,詩意地棲息在每一塊礦巖之上。

上一條: 下一條: 燒餅歌,不是劉伯溫的預言

關于寶山  |  加入寶山  |  隱私保護  |  社會責任  |  聯系我們
秒速赛车是哪个国家